学术研究

“中国史学家的学术视野——礼观乐史”系列讲座第三讲成功举办

发布日期:2019-04-04 作者: 马贞维

2019年4月4日上午10点,由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、中国音乐研究基地主办的系列讲座“中国史学家的学术视野——礼观乐史”第三讲在教学楼303教室成功举办。第三讲邀请到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、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副主任刘国忠教授主讲,由音乐研究所林大雄副教授主持。刘教授紧密围绕“曾国之谜的提出与破解”这一主题,用通俗的语言带领在座的20余位同学去破解曾国这一历史谜团。

(讲演中的刘国忠教授)

刘国忠教授首先对“曾国之谜”的提出进行了梳理。他指出宋代即有曾侯钟出土,宋代学者薛尚功对铭文有著录,并正确指出铭文中的楚王章即楚惠王,器作于楚惠王五十六年(即公元前433年),但未对曾国的属性有所解说。清代著名学者阮元研究后提出“曾当为鄫,夏之后。”认为铜器铭文中的“曾”即文献记载山东之“鄫”,这一说法的影响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。1933年安徽寿县李三孤堆楚幽王墓出土了一对曾姬壶,著名学者刘节提出,曾国不是古书中常见的姒姓缯国,而是一个姬姓国家,历史上曾国不止一个。刘节还认为 “曾人之足迹北起郑郊,南及光州,西起南阳,东抵睢州”,即在今河南省的中南部。

(我校师生认真听讲)

20世纪60、70年代,湖北随县、枣阳和河南南端的新野等地,大量出土曾国文物,然而先秦文献中却没有姬姓曾国的任何记载。这一现象被学界趣称为“曾国之谜”。随后,李学勤先生在《曾国之谜》等文中指出,姬姓曾国并非没有在《左传》等传世文献中露面,只是以随国的名称出现而已,考古发现中的曾国就是古文献的随国,曾、随是“一国两名”,且曾人的活动范围主要是在湖北北部的汉水以东,以河南的新野为其北限。此后,不断出土的曾国文物证明了李先生的前瞻性和正确性。

(我校师生与刘国忠教授合影留念)

刘国忠教授认为,在2010年底至2013年间,湖北叶家山西周早期墓葬群的发现,确实将“曾国之谜”推向了高潮。随州文峰塔曾侯與编钟铭文清楚说明,曾国的始封者是被列为文王四友之一的南宫括。刘国忠教授通过对地理学与文献学结合的方式,解释了为何在随州一带设置曾国的原因,即曾国的建立是周朝经略南国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至此“曾国之谜”基本破解。刘国忠教授说“没有文献记载,曾国是考古工作者‘挖’出来的国家”。

主题讲演结束后,四位同学先后向刘国忠教授提问,刘教授逐一解答,并对衍生出的新问题进行解读。提问环节很好地展示了我校学生勤学好问的优良学风。最后,林大雄老师总结说:刘教授让我们了解曾侯乙编钟出土之后的学术进展,特别是随国就是姬姓曾国,印证了造就曾侯乙编钟所具有的特质和非凡气象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