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术研究

“中国史学家的学术视野——礼观乐史”系列讲座第五讲成功举办

发布日期:2019-04-19 作者: 马贞维

2019年4月18日上午10点,由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、中国音乐研究基地主办的系列讲座“中国史学家的学术视野——礼观乐史”之第五讲,在教学楼303举行,这也是彭林先生到我校讲学的第二讲,主题是“《周官》‘六代大舞’说考辩”。

(讲座中的彭林先生)

彭先生首先从历史学前沿动态进行了引入,强调时刻要关注考古的新发现,才能站在学术的最前沿。彭先生认为,“六代大舞”的说法存在两方面的问题:其一,从考古学上说,到“夏代”考古学家目前都还不敢太确认,更何况黄帝、颛顼、尧的时代,因此,黄帝时期、帝尧时期的乐舞就很成问题了;其二,史料的年代存在真伪的情况,彭先生对此作了考证,认为“六代大舞”说源于《乐纬》,而《纬书》本身就不可靠。

(讲座中的听众)

其次,《周礼·春官·大司乐》中有《云门》《大卷》《大咸》《大㲈》《大夏》《大濩》《大武》等乐舞名,而未提及其所属年代。其年代是郑玄以之与黄帝以下六代之王对应,为《周官》作注时加进去的,经后世经师孔颖达、贾公彦等附会,殆成定说。《云门》《大卷》《大咸》所处的时代,本身就是东周百家为高远其说而编造,创出“三皇五帝”之说。

最后,彭先生说:“《周官》所列《云门》《大卷》等乐舞名,乃是采缀《乐纬》《元命包》而成,不可置信。周代庙堂乐舞, 不过《韶》《夏》《赉》《武》;而以文舞(籥舞) 、武舞(干舞)为主体。所谓六代之王有六代之乐,乃后世学者据《乐记》‘王者功成作乐, 治定制礼’铺衍而成。《周官》以《云门》等祭祀天地四方百神,乃至特祭先妣,均违背史实,不可采信。”

彭先生认为“六代之乐”剩其四,即舜时的《箫韶》、禹时的《大夏》、商代的《大濩》、周代的《大武》,黄帝和尧时的乐舞可疑。此为彭先生的思考。彭林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、礼学家,2018年入选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(文科最高荣誉、院士待遇)。彭林先生到我校讲学,一方面是学校的盛情邀请;另一方面是由于他对中国古代礼乐思想的关注,结合中国音乐学院作为当代中国之乐的代表院校之一,也希望到中国音乐学院来与师生做些学术上的交流。

(大家在电梯口向彭先生请教)

本讲的反应是相当热烈的,从同学们的积极提问就能够看出来。主题讲座结束后,同学们向彭先生提问请教,彭先生逐一回答。可惜时间有限,课堂之上有多位同学没能继续提问,于是就出现了同学们在讲座结束后簇拥着彭先生求教的动人一幕。